国务院信息:
省政府信息:
禄劝概况
禄劝简介
[作者:禄劝县管理员2发布时间:2016-09-01 16:59来源:昆明禄劝]

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是云南省昆明市远郊县,北界金沙江与四川省会理、会东两县相望。自治县人民政府驻地屏山镇位于县境南端、掌鸠河西岸的秀屏山麓,海拔1679米,年平均气温15°C,距昆明市区72千米。县域总面积4249平方千米,其中,山区面积占98.4%。2000年末,全县辖3镇、15乡、194个村,总人口45.25万人,少数民族人口占30.37%,农业人口占97.39%。有耕地面积39.82万亩,其中,田9.08万亩,地30.74万亩。

境内地形复杂多样,地貌千姿百态。绵亘耸立的群山与纵横交错的江河溪涧相间,地表被江河切割,南部相对完整,北部和中部较为破碎。地势东北高、西南低,自东北向西南呈阶梯状缓降。乌蒙山主峰马鬃岭海拔4247米,为境内最高点;普渡河与金沙江交汇处的小河口海拔746米,为境内最低点。县域属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并呈明显的立体气候特征。无霜期234天,多年平均降水量966.4毫米。金沙江和普渡河河谷地区气候湿热,分布有28个村,是禄劝热带粮食作物和经济作物的主产区;县境东部、北部、西部分布着28个高寒山区村,是发展畜牧业的主要地区。

境内有丰富的水利水能资源、矿产资源、生物资源、人力资源,文化旅游资源独具特色。雄峙普渡河东岸的乌蒙山12峰,山山雄奇,峰峰俊美,尤以海拔4223米的轿子山景色为最。峰颠三湖,清冽可鉴,称天池,亦称惠袅湖,早在明末清初即以"惠湖积雪"的旖旎景观而知名滇中,l993年已列为省级风景名胜区。融人文景观、自然景观和革命传统教育为一体的"红军长征一条线"已建成接待游客,并于1998年被列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禄劝是元、明、清之际西南地区有重大影响的凤氏政治集团的发祥地,有大量的文物、遗址,其中,以三台山风家城为代表的明代风氏土司古建筑、文物、遗址尚待开发。禄劝是少数民族聚居区,素有“三河一江地,彝歌苗舞乡”的美誉,各民族都有自已独特的文化形态和文化体系,其中,彝族的礼仪舞(曲)、彝语支民族的跌脚舞(曲)、苗族的芦笙舞(曲)源远流长;彝族社会中的罗牧阿智、苗族群众中的直襄等民间机智人物传说更是广为流传。

禄劝古称“洪农碌券”,彝语意为有很多石头的山梁。元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设州,改“碌券”为禄劝;清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降州为县,1985年6月改设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

在历史车轮隆隆的推进声中,4200多平方千米的彝山苗岭进入了2O世纪的最后l0年。

在人类历史的发展进程中,10年只是短暂的瞬间;而在禄劝的发展史上,20世纪的最后I0年,却是一曲充溢着民族大家庭祥和欢快的乐章,是一首记载着禄劝人艰苦卓绝的奋斗历程的诗篇。

l0年中,禄劝各级干部和各族群众在扶贫开发与扶贫攻坚、抗震救灾与恢复重建、深化改革与扩大开放三个重要方面所取得的可喜成效以及所积累的宝贵经验,对禄劝在新世纪里推进经济建设和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都将具有重要而积极的作用。

1986年,根据经济建设和各项社会事业发展的现状,禄劝被列为国家重点扶持的贫困县,从此拉开了扶贫开发工作的帷幕;1996年1月,中共昆明市委、市人民政府在禄劝召开全市扶贫攻坚暨重建家园工作会议,会议确定把全市扶贫攻坚的主战场摆在禄劝,并提出3年内基本解决温饱的工作目标,禄劝扶贫开发工作由此进人艰苦的三年攻坚时期。县委、自治县人民政府紧紧抓住这一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把打好扶贫攻坚战列为全县经济建设和社会各项事业发展的重大战略目标,在当年1月召开的县委九届六次全会上,县委把打好扶贫攻坚战提升到政治高使,明确提出“打好扶贫攻坚战、组织和领导全县各族群众解决温饱就是禄劝最大的政治”的号召,并要求全县各级各部门都要围绕着打好扶贫攻坚战这一目标,使各项工作服从于扶贫攻坚、服务于扶贫攻坚。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来,上级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对禄劝扶贫开发的扶持力度逐步加大,仅l996-l998年三年扶贫攻坚期间,上级投人的扶贫专项资金就达355l.5万元(不含扶贫帮带单位投入),在全县各级干部和各族群众3年来的艰苦努力下,通过基础扶贫、科技扶贫、帮带扶贫、外资扶贫、小额信贷扶贫五大扶贫战略的实施,贫困地区群众生产条件不断改善,人民生活水平明显提高;在经济建设取得长足发展的同时,全县社会各项事业全面进步。l998年底,按照中共昆明市委、市人民政府的要求,禄劝如期实现了扶贫攻坚的各项目标,各族群众基本摆脱贫困的束缚,进入了巩固脱贫成果、逐步迈向小康的新的发展时期。

扶贫开发与三年扶贫攻坚的实施,使禄劝的经济社会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10年间,全县贫困人口由6万人下降到l.2万人,国内生产总值由22376万元增长到99908万元,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由528元增长到2215元;地方财政收人由1200.l万元增长到5557万元,农村经济总收入由14707万元增长到92023万元,粮食总产量由10724.7万千克增长到l70l9.8万千克,农民人均占有粮食由204千克增长到395千克,农民人均纯收人由323元增长到l2l5元。

扶贫开发和三年扶贫攻坚的显著成效,主要体现基础设施不断增强、经济建设健康发展、社会事业持续进步三个方面。

水利建没中,以改造已建设施为主的巩固型建设和以新建骨干蓄水设施为主的产业化建设为重点,在实施世界银行贷款项目封过水库配套工程建设和配合省、市有关部门实施掌鸠河引水供水工程等重大工程建设的同时,扩建和新建永红水库等13件重点蓄水工程,先后完成双化水库、小马街水库、永红水库等骨干蓄水工程配套渠系的新建和续修,有效地提高了水利工程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通过实施滇中现代化农业示范工程、世界银行贷款西南扶贫项目、坡改梯工程、水浇地工程、“沃土计划”、国家生态环境建设重点工程等项目,农田基本建设不断加强。农田有效灌溉面积达到24.5万亩,农民人均1亩“三保”田地的建设目标基本实现;1996年后,紧紧抓住扶贫攻坚与震后恢复重建的良好机遇,水利建设项目与资金逐步向高寒山区、干热河谷地区等开发难度大的贫水区倾斜,新建则黑水库、乌蒙大仙厂引水工程等--批蓄水引水工程;并结合水利工程各项建设,采取架设引水管道、修建家庭小水窖等方式,先后解决了3万人、11.8万头大牲畜的饮水困难。10年中,仅水利建设扶贫专项资金投入就逾亿元之巨,群众投工投劳5494.8万个,共完成水利工程6784件,总供水能力超过l亿立方米,全县水利化程度由46%提高到63%。   

由于特殊的自然环境,禄劝境内自然灾害连年不断,几乎无灾不成年;由于特殊的地质构造,禄劝历史上地震频繁发生,每次都给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20世纪末期,自然灾害的发生尤甚,造成的损失尤巨。

继1985年4月l8日以县境东部的转龙为中心发生6.1级强烈地震后,1995年10月24日,以县境西部的云龙乡为中心又发生6.5级强烈地震,10年间,禄劝大地东西两头震,各族群众饱尝了地震灾害所造成的苦难。建国以来,最能代表禄劝经济建设成就的,就是积几代人之力兴建的大量水利、电力、交通、通讯等各项基础设施。1985年“4·18”转龙地震。使县境东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受到严重破坏,全县范围内都遭受不同程度的损失;“10·24”地震又使已经基本恢复、但仍十分脆弱的基础设施再次遭到全局性的破坏和危害,使灾区交通、通讯、供水、供电全部中断,各乡镇、村寨都不同程度受到破坏,地震中死亡9人,重伤59人,4800多户群众的安身之所在地震发生的瞬间轰然倒塌,15000 多户群众的住房摇摇欲坠,还有3万余间各种建筑在主震中或毁或损,在主震后频繁发生的余震中岌岌可危。地震还给教育、文化、卫生等社会事业带来巨大的损失。据省、市有关部门震后评估,“10·24”地震给禄劝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高达7.2亿元人民币。

“10·24”地震发生后,各级党委、政府对禄劝灾区给予了极大的关怀和支持,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鹏先后致电询问灾情;受党中央、国务院委派,11月2日,以国家民政部副部长范宝俊为组长的联合工作组深入禄劝灾区指导抗震救灾工作;11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受江泽民总书记、李鹏总理委托,率国务院办公厅、国家民政部、国家建设部、国家教育委员会、国家地震局等部门的负责人,在省、市党政主要领导的陪同下,代表党中央、国务院深入禄劝灾区视察灾情,慰问灾区干部群众,指导抗震救灾工作。“l0·24”地震发生的次日,省抗震救灾工作组抵达重灾区云龙乡,全面协调指挥抗震救灾工作,云南省党、政、军主要领导和分管领导,有关部门负责人相继赶赴灾区,并多次深人重灾区检查灾情,指导抗灾救灾。 “l0·24”地震发生的当日,昆明市人民政府就组建了市抗震救灾指挥机构,并对救灾工作作出一系列的安排部署;市党、政、军主要领导多次深入重灾区检查和指导抗灾自救,慰问奋战在抗震救灾第一线的各级干部和各族群众。与此同时,来自四面八方的捐款和物资,带着社会各界的深情厚谊,源源不断地送往灾区,捐赠者有集体、有个人;有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也有艰难谋生的个体工商者、私营企业家;有耄耋老者,也有垂髻少年。所捐赠的救灾物资,大到彩电新衣,小到铅笔擦头,多到千万巨款,少到分币毛票。禄劝“10·24”地震救灾期间,共接收赈灾捐款14704011.61元。接收救灾物资总价值折合人民币4203208元。来自社会各界的援助和支持,在地震抗灾自救初期,极大地缓解了灾区群众衣、食、住、医等方面的燃眉之急,让在深秋的凄风苦雨中艰难拼搏的灾区群众切身地感受到党的温暖,感受到社会主义大家庭的人间真情,为抗震救灾的顺利进行提供了强大的精神动力。

多次经历地震灾害和组织抗震救灾的县委、自治县人民政府在 “10·24”地震主震发生后1小时就组建了以县人民政府主要领导为组长的抗震救灾领导小组及办公机构,并立即进入应急工作状态,县级领导、各有关部门负责人迅速组织抢险队伍赶往灾区,全力指挥灾区群众抢险救灾。灾区的抗震救灾迅速由群众自发自救转向组织有力、紧张有[FS:PAGE]序的集体行为。在抗震救灾工作过程中,灾区干部群众章法不乱、精神不垮、斗志不减,始终体现出团结互助、奋力拼搏、共度难关、积极乐观的精神风貌。有早起习惯的群众,才感到灾害发生,有的立即沿村沿寨、挨家挨户地叫醒乡邻,有的忙于组织惊慌失措的群众向安全地带转移,有的开始维护村寨的治安和秩序,有的自觉地跑几十里山路向各级党委政府报告灾情;普通教师舍家顾校,确保学生的生命安全;医务人员冒死从摇摇欲坠的房屋内抢出宝贵的药品器械;专业技术人员涉险抢修水、电、路、通讯各项设施,确保抗震救灾指挥工作的正常运行。可以说,禄劝“l0·24”地震各项抗灾自救工作的顺利实施,莫不与灾区基层干部和遭受灾害打击的各族群众的团结意识、大局意识、拼搏意识密切相关。

“10·24”地震发生后仅仅3个月,市委、市人民政府在禄劝召开了全市扶贫攻坚和和恢复重建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自力更生,生产自救,各方支持,共同富裕,把扶贫开发与抗震救灾、恢复重建家园结合起来,与昆明北部地区开发结合起来,与发展民族地区经济结合起来,动员全社会力量,先富帮后富,争取用3年左右时间,稳定地解决群众温饱问题,基本上完成灾区恢复重建的和项任务,使人民的生活水平高于震前”的恢复重建家园工作目标。县委、自治县人民政府组建抗震救灾与恢复重建家园领导小组,制定科学、系统的恢复重建规划,积极争取多方面的支持,全面开展震后恢复与重建工作。经过3年的艰苦努力,在地震中损毁的水利、电力、交通、通讯等重要基础设施基本得到恢复,并重建和新建了一批重点工程;教育、卫生、文化等基础设施全面恢复;受损的民房全部修复,并投入资金1198万元,对地震中民房倒塌严重的7个村实施搬迁重建。至1998年底,“10·24”地震恢复与重建工作基本结束,地震灾区“人民的生活水平高于震前”的预定目标基本实现。

长期以来,禄劝一直是在与自然灾害的顽强抗争中不断发展、不断进步的。在漫长的发展历程中,与各种自然灾害的不断拼搏,铸就了禄劝人乐观豪迈、团结互助、顽强拼搏的精神底蕴,而这种精神底蕴,又成为禄劝不断发展、不断进步的内在动力。 “10·24”地震抗灾自救及恢复重建的过程及成效,正鲜明地体现了这一点。  

始于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农村改革开放,使建国以来长期延续的农业生产力和农村生产关系发生了第一次根本性的变化;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改革与开放的力度不断加大,改革与开放的领域逐步扩展,全县已在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等方面取得明显成效,改革与开放已影响着社会各阶层,渗透到人们生产与生活的方方面面。

以县级党政机关改革、乡镇党政机构改革为主要内容的政治体制改革与行政机构调整,是近年来党政机关机构改革的重点。1993年9月,县党政机关机构改革工作开始启动,1995年底,按照政企职责分开、转变政府职能的原则,全面完成党政机构改革工作。机构改革中,县委撤并机构6个,减幅为50%;县政府机构撤并13个,减幅为33.3%;各部门内设机构由142个减至124个,减少18个,改革后平均每部门内设机构4个。纳入县政府管理的事业机构4个,转为经济实体的机构l个,撤并机构8个。机构改革后,核定全县党政机关行政编制630名,减少而167名。其中,县委行政编制97名,减少28名;县政府行政编制4ll名(不含公安、司法),减少28名。其后,县党政机关机构随着经济社会事业的发展而有所调整,撤销部分职能重复的机构,新设住房改革办公室、移民工作局等机构,1998年开始,先后实施自治县人大常务委员会机关、自治县政协机关机构改革,县人民检察院、县人民法院机构改革,县工商业联合会(商会)、县科学技术协会、县总工会、县妇女联合会、共青团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委5个群团组织机构改革,乡镇党政机构改革。村级体制改革等政治体制改革以及推行公务员制度为主要内容的人事制度改革。县乡各级党政机关与人员在不断的改革和调整中,逐步趋于优化。乡镇党政机构改革后仅设党政办公室、经贸办公室、农业办公室、社会事务办公室4个综合性办公室,分别协调与领导乡镇各项工作,专设领导职位仅团委书记1名、妇联主席l名。村级体制改革中,群众民主选举产生首届村级领导班子,各村建立健全由全体村民讨论通过、由村委会负责组织实施、接受群众监督的各项规章制度、自治章程和村规民约,作为乡镇党政派出机构的办事处的使命宣告结束,延续多年的村级管理模式发生改变,全县农村民主政治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经济体制改革中,农村各项改革仍然处于改革的前沿,并取得积极的进展,其成效与影响,以土地延包、 “五小”水利设施使用权转让、“四荒”出让三项改革为最。1999年3~8月开展的全县农村第二轮土地承也,严格按照“延包30年不变”、“大稳定、小调整”、“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原则,对境内现有耕地进行全面发包和承包;本次土地承包全县不在留集体机动地,承包户每年向集体交纳合理的承包费,国家与农民之间《土地承包合同书》的签订和《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的发放,使40余万各族农村经济经营者吃了一颗“定心丸”,对全县农村经济的健康有序发展有着积极而深远的影响。在两个世纪交替之际开展的荒山、荒坡、荒沟、荒滩“四谎”使用权有偿出让和小水窖、小水沟、小坝塘、小水池、小抽水站 “五小”水利设施使用权有偿出让,是全县农村中国家和集体资产经营管理与使用权改革的一项重大突破。 “四荒”使用权有偿出让,有效促进了国家、集体、个人多层次、多形式开发荒山绿化造林,有利于加快全县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和加速林业经营机制的转变、推进林业产业化进程; “五小”水利设施使用权的有偿出让则在避免国有资产流失和浪费的同时,明确所有权、搞活使用权、强化管理权,调动了水利设施经营与管理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四荒”出让和 “五小”转让,在进一步深化境[FS:PAGE]内农村经济改革的同时,也为建立适应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经营方式作了有益的探索。农村三项改革的积极意义,已经在全县经济建设和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中逐步凸现。

工业企业三年改革的顺利实施,是10年来经济体制改革所取得的重大成果之一。1998年初,全县开始实施三年企业改革解困工作,在县委、自治县人民政府“政策宽--点、方法活一点、步伐快一点”的工商企业改革思路指导下,至2000年底,县水电集团总公司等14户国有企业和县供销社系统等10户集体企业基本实现改革改制的预定目标,在三年的改革过程中,具委、自治县人民政府主要领导多次深人企业并主持专题研究工商企业改革会议11次,县工商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召开全体成员会议12次,召开办公会62次,召开企业改革调研会议43次,企业领导班子和职工会、座谈会等120多次,企业改革的艰辛可见一斑。在企业改革过程中,通过企业员工与企业合法解除劳动关系、办理内部退养、鼓励员工自谋职业等形式精减人员,有效缓解企业人员多、岗位少、就业难的压力;通过出售部分闲置资产,收回资金,盘活资产存量,实现资产重组和结构调整,提高资金的营运质量和效益。部分企业在改革过程中已开始显现活力和生机,三年工商企业改革已初见成效。但由于禄劝工商企业起步晚、起点低、发展慢,中高层企业管理人员缺泛,企业员工技术能力仍难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需要,加之受县域地理区域相对封闭、地区经济基础薄弱且积累不足等诸多因素的制约,从整体上而言,县属工商企业的发展仍然步履艰难。